使用中文的初衷
Abby Weng, English Coach & Consultant

在曼谷國際學校剛升上國中時,學校給我們機會選修第二外國語言(對我而言,因為我的母語是中文,英文已經是我的第二外國語言,所以這應該算是我的第三外國語言)。在西班牙語和法語之間猶豫了許久,後來我決定了選擇法語。

記得第一天上課時,法語老師一開頭就一直講法語.我和同學聽的一頭霧水,畢竟對班上大部分的成員來說,都是這輩子第一次接觸這個語言.我們萬萬沒想到老師會只用法語教學。

我覺得很疑惑,既然我完全不懂這個語言,我要如何用它來學習?

但是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,我們透過老師的肢體語言,課本裡的圖片對照以及依據當時狀況的判斷,漸漸地理出頭緒。老師也不准許我們在上課時翻閱字典,所以我們只能盡所有的力量去理解。神奇的是,在這樣的逐漸堆積之下,我們習慣了這個語言的聲音,也開始累積了足夠的字彙與規則,慢慢能瞭解老師的意思,也開始能夠嘗試溝通。

大學時,我選修日語,那位教師也以同樣的方式逼迫我們在全日語的狀態下學習。這一次,我也同樣觀察到學習一個語言時,應該要完全沈浸在那個語言的必要性。當老師與環境施加這種純外語的壓力時,學習者必須要放開他們對於母語的依賴,用不同的思考模式去學習新的語言。畢竟,不同的語言之間還是存在一些差異,如果用自己的語言去學習另一語言,我們總是會被限制在母語的框架裡,那麼就沒有辦法突破總是需要中翻英的習慣。

這樣的依賴對於已不是初階的學習者有非常大的傷害。

在我從事英語教學的這七年裡,我親眼目睹無數個明明可以使用英文溝通的人,卻因為困在中文的框架裡而不敢跨出用全英文的那一步。他們的困難大多時候來自恐懼或是迷思,有時候也是一種惰性 – 我這麼說不是一種批評,我了解那種看到一堆英文就頭腦一片空白的感覺,這也是我經歷過的;所以我指的惰性是人性的事實而不是攻擊。

確實,要使用全英文學習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即便在我青少年時,長期處於全英語的環境學習,也是一直到高中才擺脫總是需要翻譯成中文的習慣,從沒有人告訴過我,依賴母語是語言學習中很大的一個絆腳石,我是漸漸透過學習第三外國語言時,才領悟到獨立的重要性。

因為這些經歷,所以當我開始從事語言教學時,我很堅持要盡量用全英文。

當然,對於某些學生,我也在必要時會使用中文輔助,但最終目標是,盡快幫助每一位學習者進入全英文的教學。這也是為什麼當我在多年教學後,發起了下一階段的工作:Bring Your English to Life(活化英語)時,我的網站與文章都是全英文。這是我的教學理念,而這個理念是日積月累透過經驗累積而成的,我的目標是幫助大家用更有效的方式學習英文。

但我也發現,當我的內容都是英文時,我也無意間增加了某些讀者對於英文的距離感.不久前,我收到了這封 email:
相信很多其他的人也有這種感覺。

就連我自己的朋友也有時會說,他們只要看到一個頁面滿是英文,就會有不想要看的念頭,即便我知道他們是有這個能力的。

因此我思考了很久,最終決定:我無法改變我對於全英文教學的理念,因為我知道這是最好的方法,但是我能夠做到的就是建立一個橋樑:寫一系列的中文文章幫助大家排除對於英文的恐懼與迷思,也同時引導那些有心想好好學英文的人,如何克服看到全英文就有放棄念頭的惰性。

我感到很幸運,我會使用中文,因此我能夠使用我們共有的語言開始這樣的對話,說服更多人用正確的觀念去學習英文。

Share This